2014年5月14日 星期三

抗議歌曲初探-兼談島嶼天光與運動深化參與(上)

(作者:麻六甲坐館)

在反抗運動的歷史中,音樂跟反抗運動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在漫長的抗爭過程中,歌曲的傳唱能往往能發揮鼓舞群眾的效果,同時也能進一步凝聚參與者的群體意識。就讓我們看看這些抗議歌曲吧!






()血染的風采─中國、香港

video
這是很有名的版本,1987年中國春節晚會裡的橋段

血染的風采這首歌是為了紀念中越戰爭中陣亡的將士


裡面的演唱者男生是徐良,他本來是西安音樂學院1985年畢業時一次的勞軍演出到了中越前線,決定參軍,成為全師唯一一個大學生。後來在中越戰爭中被打斷腿,成為一等戰鬥英雄。春晚時,他前妻推著他出來,讓他跟女星王虹一起合唱血染的風采,成為當年春晚的爆點。


中共的宣傳機器比國民政府強太多,國府中青天白日章可以不分階級頒發但得獎的都是將官,也很少看國府大規模公開表揚低階士兵。而且到後來青天白日勳章從蔣經國以後變成當國防部長、參謀總長必備的,成了高官通通有獎。但老共就不一樣了,「戰鬥英雄」很多是基層士兵,例如董存瑞。而徐良除了是「大學生前線參軍」,又剛好是前線負傷戰士。中共當局看上他的音樂專業,讓斷了腿的他坐著輪椅演唱血染的風采,男女對唱訴說著為祖國犧牲的決心,無疑是最好的愛國教育題材。

2年後的天安門事件,學生們也唱這首歌,用這首歌表達自己基於愛國追求民主、為國犧牲的精神。這首歌的錄音送到了香港,就變成香港紀念天安門事件的必唱歌曲,多位香港藝人、流亡的民運人士公開翻唱過,每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都會合唱這一曲。反而現在港澳台熟知的版本,多是藝人演唱的版本。
說巧不巧,原唱者之一的王虹,1990年憑著這首歌獲得了香港電台第十二屆十大中文金曲優秀國語歌曲獎


歌詞裡「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短短的時空錯移下,解讀可以如此不同。原先代表的是國族主義,後來代表追求民主王虹都是前後二次的詮釋者,到現在youtube相關影片下面還可以看到兩派人馬筆戰。


()自由花─香港
video
這首是鄭智化的「水手」。鄭智化天生小兒麻痺,佇拐杖唱著勵志的歌,本身就非常的勵志,現在台灣年輕一輩可能不太聽過,但這首在中國大陸卻是家喻戶曉的勵志歌曲。激勵了一代甚至二代的中國人。早在1992年鄭智化本人到央視演唱這首歌前,這首歌已經在大陸很有名了。


video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民運人士多人被捕,1993年民運人士王希哲獲釋時在記者會上哼了《水手》的副歌:「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甚麼,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


這給了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成員一個啟發,就請填詞人周禮茂重新填詞。周禮茂其實並沒聽過原曲,歌詞的意境與原曲完全不同。後來成了香港家喻戶曉的歌曲,每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都會合唱這一曲,跟血染的風采一樣都是必唱。


有趣的是一樣的旋律,香港人只知道「自由花」,大陸人只知道「水手」。自由花也就成了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抗議歌曲。


()光州之歌

video

1979年南韓強人總統朴正熙被槍殺,韓國宣佈全國戒嚴。保安司令官全斗煥發動政變,任命其妻子的弟弟出任戒嚴令官,韓國掀起大規模民主示威。


隔年,全斗煥全國擴大戒嚴,只剩全羅南道的光州仍有激烈示威活動,全斗煥派軍隊以暴力鎮壓。特戰部隊進攻光州,武器掃射群眾,小孩、孕婦、老人、學生被無差別攻擊。中間光州市民組成反抗軍一度攻占全羅南道廳,但最後來是被鎮壓下來。


這首歌原本是紀念光州事變中犧牲的學生情侶,歌曲是慢板,曲調哀戚。但後來改成快板,節奏慷慨激昂,成為南韓示威時必唱歌曲。變成南韓最具代表性的抗議歌曲。

延伸閱讀:

「民氣可用」與「民氣不用」:淺談雙階賽局理論與服貿協議

抗議歌曲初探-兼談島嶼天光與運動深化參與(下)


-------------------
作者簡介:麻六甲坐館


鍵盤評論家,曾任水產養殖業者、全家便利商店晚班工讀生。

本篇所有影片皆取自於YouTube,如有侵權,還請來信告知,謝謝。
分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來訪人數